产品搜索
产品分类
 
斯宾塞的委屈
作者:admin    发布于:2024-05-28 19:11   
摘要:赫伯特斯宾塞(Herbert Spencer),19世纪英国著名哲学家、社会学家、教育家。众所周知,斯宾塞是适者生存这一恶名昭彰的概念的发明人,因而被贴上了社会达尔文主义之父的标签,在20世纪长期遭遇边缘化或者被遮蔽。 在达尔文出版《物种起源》前,斯宾塞便提

  赫伯特·斯宾塞(Herbert Spencer),19世纪英国著名哲学家、社会学家、教育家。众所周知,斯宾塞是“适者生存”这一恶名昭彰的概念的发明人,因而被贴上了“社会达尔文主义之父”的标签,在20世纪长期遭遇边缘化或者被遮蔽。

  在达尔文出版《物种起源》前,斯宾塞便提出了较为系统的社会进化思想:一方面,进化规律同时支配着人类社会和自然界,另一方面,进化规律能够为人发现。

  为了证明社会进化服从着与生物进化类似的规律,斯宾塞首先指出,人类社会是与自然界一样的有机体,人类社会和生物有机体之间存在着某些可以进行类比的相似之处。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斯宾塞主张把自然界的“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原则应用于社会领域。关于这一点,中国学者最为熟悉的是斯宾塞的代表作之一《社会学研究》,即严复在1902年译介到中国的《群学肄言》。但实际上,最为集中展现斯宾塞这一思想的著作是1851年首次出版、1892年修订再版的《社会静力学》。

  《社会静力学》主要基于法国博物学家拉马克而不是达尔文生物进化论,代表了斯宾塞对社会进化思想长达40年的深思熟虑。不过,由于斯宾塞主要生活在乐观主义的维多利亚英国,其间的资本主义经济蒸蒸日上、各阶级的生活水平普遍提高、劳资矛盾相对缓和,见诸其《社会静力学》的社会历史观难免有幼稚之处。

  比如,虽然斯宾塞曾区分过作为一个概念的进化与进步,但他依然相信,进化必然带来进步。斯宾塞在书中指出,人类社会和生物界同为世界的组成部分,同为有机体,遵循相同的生存与发展逻辑,因此概括与总结自生物界的规律同样适合于人类社会。源自这样的一种理论基础和出发点,斯宾塞质疑了人类共同的“最大幸福”的存在:“在不同的时代、不同的民族、不同的阶级中间,他们的看法都是不同的。”与此同时,斯宾塞强调社会有机体的自发进化功能,否定盛行于彼时的国家、政府万能论。斯宾塞既不认为自己生活于其间的资本主义至善至美,也拒绝为资本主义统治进行辩护。

  斯宾塞认为,无论是在人类社会还是自然界,个体与其所在的环境始终都是矛盾的统一体;个体的存在与发展始终都以对环境的适应为前提;任何个体的生存失败都直接联系着个体“与环境之间的和谐被破坏”,或者“被置于其能力不适应的场所”。但“祸害永远趋向于消失”,因为“一个有机体对外界条件的不适应,总在不断被改变——一方或双方不断改变,直到完全适应为止。凡是有生命力的东西,从原始的细胞到包括人本身,都服从这一规律”。因此,人类必将“臻于完善”,或者换言之,人类的进步不是一种偶然,而是一种必然。在“臻于完善”的过程中,在处理和追求个人利益与集体利益的时候,“每个人的自由只受一切人同样自由的限制”;“只要与所有其他人的同样需要不发生矛盾”,每个人都有权要求运用他各种机能的最充分的自由。值得注意的是,斯宾塞在“个人权利的本能是一种纯粹自私的本能,它引导每个人去主张并维护他们的行动自由”这一概念中所强调的“每个人”泛指所有的人、一切人,并不直接联系着某一特定阶级。

  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斯宾塞坚持社会是为了其成员的利益而存在,而不是其成员为了社会的利益而存在,抨击国家、政府、公共权力部门对私人权利的剥夺。斯宾塞基于社会成员不会“为了某些社会的利益,就要放弃他们的天然权利”这一认知指出,无论什么制度,掌握公共权力的人都会有利用手中的权力谋私的倾向;社会成员既无需追问掌握权力的人“是否曾经寻求自己的利益,把它放在别人的利益之前”,也不能把绝对的权力交给国家。很显然,此间的斯宾塞不但无意美化资本主义制度、资产阶级政府和政治,而且主张被统治者在受到威胁时采取抵抗的态度,拒绝惟命是从;所以,我们可以说,此间的斯宾塞具有为社会弱者争取权利的思想。

  虽然斯宾塞是“生物进化论”阵营的主要成员,他确乎接受了达尔文进化论的影响,但我们必须知道,他同时也是“社会有机体论”的早期和重要代表。所以,倘若我们仅仅简单地将斯宾塞视为社会达尔文主义者、“社会达尔文主义之父”,很可能会有委屈他之嫌。龙龛码头拉伸拉床龙井峡漂流冷加工静力学离合器龙居桃花岛滑雪场利来娱乐游戏登录入口孔加工

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footer2.htm